第十章徐庶来投(1 / 1)

蒯钧,蒯越的儿子。

刘表单骑定荆州,主要凭借的就是蒯家,蒯家也是刘表进荆州后,第一个表示支持刘表的荆州大族。

虽说后来又有了蔡家,但那已经是刘表彻底掌握荆北三郡的时候了。

那时重用蔡家,主要是为了用蔡家来制衡蒯家。

但此时刘表跟蔡家还属于敌对状态,他手下的荆州世家只有蒯家!

鉴于目前刘表跟蒯家的融洽关系,刘琦和蒯钧这两个家族小辈,自然也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。

“哈哈,子若何时来的?快快请坐!”刘琦满脸欢笑的走过去,拉着蒯钧过来坐。

蒯钧则是连连摆手道:“不了不了,我一会还得去叔父那里,不能在这久留,今天过来是专程为你送三日后的文会邀请帖的!”

“文会邀请帖?子若指的是可是三日后,在西山举办的那场文会的邀请帖?”刘琦问道。

蒯钧道:“除了那场文会,还有什么文会值得我来邀请志高?

西山文会可是咱们荆州最热闹的文会。

每年只办一次,几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会到场。志高初到荆州,不可不去呀!”

“那是自然,子若兄拳拳好意,志高铭记于心。

到时还望子若兄代为引荐几位荆州英杰。”刘琦笑道。

蒯钧笑道:“这是份内之事,我求之不得!”

东汉是士族的天下,这一点即便是在神武三国也没有改变。

刘表作为一个外来户,在抵达荆州后,首先要做的就是融进荆州本土的士族圈子。

但要如何融进这个圈子?

去参加本土士族举办的文会,无疑是个很不错的方法。

所以这个荆州最为有名的西山文会,不管是刘表,还是刘琦,都是必须要到场的。

当然,这个档次的文会,不是谁想参加就能参加的。

即便是刘表和刘琦,若无邀请函,也不能随便过去。

所以蒯钧送来的这份邀请函,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。

刘琦对此投桃报李,给了蒯钧向他推荐人才的机会。

别看他只是刘表的公子,但他深受刘表宠爱,经他举荐上去的人才,通常都是可以捞到一官半职的。

蒯钧没有久留,留下邀请帖后很快就离开了。

而刘琦让侍剑将邀请帖收好,然后继续练武修仙。

其实就这场文会来说,他拿到邀请函,然后按时参加,就算是完成任务了。

毕竟如今只要展示出自己被荆州顶级士族圈子接纳的信号就好了。

至于在这个圈子里,如何合纵连横,那是刘表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……

三日后。

西山。

这里的天空纤尘不染,好似蓝玉般晶莹剔透,四周鲜花芬芳,绿草如茵,处处充斥着沁人心脾的花香。

“端是一处胜景,难怪会被荆州贤达们选为文会的场所。”刘琦叹道。

蒯钧笑道:“地灵只是一方面,荆州的优势还是在于人杰!荆州本就是繁华之地,又因北方战乱,多有士族南下,在荆州居住,所以这里的可谓是人才济济呀!”

“子若兄言之有理!”刘琦看了眼天上不时飞过的文士,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
文士跟武将一样,同样分为初级、中级、高级、地级、天级五个级别。

高级文士才拥有飞天的能力。

正常来说,一个郡都出不了几个高级文士。

如凉州、并州这种荒凉之地,甚至一个州都出不了几个高级文士。

而这西山文会上的高级文士,少说也有二十位!

荆州果然是文风鼎盛啊!

“元直!这里!”蒯钧忽然高声叫道。

而随着他的喊声,一位刚走进文会的青年文士便向这边快步走来。

蒯钧疾走两步,一把拉住那青年文士的手臂,然后大步流星的走到刘琦面前。

“志高,来,我为你引荐一位大才,这是徐庶,徐元直!”蒯钧对刘琦说道。

然后又对徐庶说道:“元直,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琦公子,他可是刘刺史的长公子,你速速拜见!”

“学生徐庶,拜见琦公子!”徐庶面容一整,深深行礼道。

刘琦则是有些呆滞的看着徐庶,一时竟忘了还礼。

这个徐庶……应该就是那个徐庶吧?

我的运气竟然怎么好?

本来只是卖给蒯钧一个面子,没想到他竟把徐庶举荐过来了?!

这特么真是狗.屎运来了,挡都挡不住啊!

蒯钧看刘琦没有说话,还是以为他是对徐庶不满意,连忙说道:“喂喂喂,你别光站着啊,好歹给我个面子,别让我在同窗面前下不来台呀!

而且我真不是跟你吹,你别看徐庶目前只是初级文士,但他真的是很有才华。

我敢肯定,他以后肯定至少也是高级文士。

你现在收下他,绝对不吃亏……”

“罢了,子若兄的好意庶心领了,但此事还是莫要强求了。

庶并非不知廉耻之人,这便离开……”

徐庶也以为刘琦是对他不满意,这次不说话,顿时面露羞愧,打断蒯钧的话,转身就向外走去。

蒯钧连忙跑过去,一把拉住他的手,说道:“你给我站住!

都快吃不上饭了,还玩什么狗屁气节?

你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,也该为家中老母着想,他还等着你送钱粮回去呢!”

“这……”

徐庶的身体顿时僵住了,想走却又迈不开脚!

他也是倒霉,幼年学武,剑术还是不错的。

但因义气杀人后,就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洛阳。

后来董卓作乱京师,他为了躲避战乱,便南下至荆州居住。

相比北方的战火连连,这荆州倒是繁华稳定。

但繁华稳定的地方,通常就有另一个问题。

那就是物价太高!

荆州居,大不易呀!

徐庶逃难而来,钱财自是不多,而他还要定期往颍川老家送些钱粮,以奉养家中孤苦的老母亲,这钱财就更不够用了。

所以他现在急需一份工作!

但工作哪里好找?

神武三国的在野人才出仕无非两条路。

要么走武道,要么走文道。

他的武道修为就别说了,当初练武时也没能成为武将,后来弃武习文,更是彻底荒废了。

而他的文道修为也不强,目前只是初级文士水平。

这个水平放在北方或许还能显摆一下,但在文风璀璨的荆州,实在是露不了头啊!

今天被蒯钧带过来拜见刘琦,已经是他最后的机会了。

如果刘琦也不收他,那他真是快要走投无路了。

所以徐庶是真的不想走。

但不走又如何?

那刘琦分明就是看不起他,留下也是自取其辱,有什么用呢?

就在徐庶心中长叹的时候,却忽然看到那刘琦竟然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元直先生,千万别走!请恕琦失礼之罪,只因琦实在是太震惊了。

完全没想到会有元直先生这样的大才过来,一时难以置信,这才怠慢了先生!

琦向先生郑重赔礼,还请先生一定要原谅琦!”

刘琦双手合拢,一个标准的九十度弯腰大礼,深深的拜了下去。

最新小说: 我的末世模拟器 当漫威中出现了迦勒底 重生之科技之子 逃生游戏:我觉醒了求生模拟器 俗主 僵尸:开局拒绝九叔 夏花的末世之战 高武模拟器:我能逆天改命 我在惊悚世界当幕后玩家 说好的中二你竟然玩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