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妙笔阁 > 女生耽美 > 二心集 > 关于《唐三藏取经诗话》的版本

关于《唐三藏取经诗话》的版本(1 / 1)

--寄开明书店中学生杂志社

编辑先生:

这一封信,不知道能否给附载在《中学生》上?

事情是这样的--

《中学生》新年号内,郑振铎先生的大作《宋人话本》中关于《唐三藏取经诗话》,有如下的一段话:

"此话本的时代不可知,但王国维氏据书末:'中瓦子张家印'数字,而断定其为宋椠,语颇可信。故此话本,当然亦必为宋代的产物。但也有人加以怀疑的。不过我们如果一读元代吴昌龄的《西游记》杂剧,便知这部原始的取经故事其产生必定是远在于吴氏《西游记》杂剧之前的。换一句话说,必定是在元代之前的宋代的。而'中瓦子'的数字恰好证实其为南宋临安城中所出产的东西,而没有什么疑义。"

我先前作《中国小说史略》时,曾疑此书为元椠,甚招收藏者德富苏峰先生的不满,著论辟谬,我也略加答辨,后来收在杂感集中。所以郑振铎先生大作中之所谓"人",其实就是"鲁迅",于唾弃之中,仍寓代为遮羞的美意,这是我万分惭而且感的。但我以为考证固不可荒唐,而亦不宜墨守,世间许多事,只消常识,便得了然。藏书家欲其所藏版本之古,史家则不然。故于旧书,不以缺笔定时代,如遗老现在还有将亻羲字缺末笔者,但现在确是中华民国;也不专以地名定时代,如我生于绍兴,然而并非南宋人,因为许多地名,是不随朝代而改的;也不仅据文意的华朴巧拙定时代,因为作者是文人还是市人,于作品是大有分别的。

所以倘无积极的确证,《唐三藏取经诗话》似乎还可怀疑为元椠。即如郑振铎先生所引据的同一位"王国维氏",他别有《两浙古刊本考》两卷,民国十一年序,收在遗书第二集中。其卷上"杭州府刊版"的"辛,元杂本"项下,有这样的两种在内--

《京本通俗小说》

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三卷

不但是定《取经诗话》为元椠,且并以《通俗小说》为元本了。《两浙古本考》虽然并非僻书,但中学生诸君也并非专治文学史者,恐怕未必有暇涉猎。所以录寄贵刊,希为刊载,一以略助多闻,二以见单文孤证,是难以"必定"一种史实而常有"什么疑义"的。

专此布达,并请撰安。

鲁迅启上。一月十九日夜。

(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一年二月上海《中学生》杂志第十二号。)

最新小说: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NBA: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直播问答: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 反派大师兄,师妹们全是病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斗罗之长虹惊世 我,毁灭日超人,加入聊天群